“慈善楷模”钱海军连载⑧:4000米高,8000里长,他们架起一条爱的“特高压专线”

发布日期: 2018-11-29 信息来源: 媒体业务部

  著名的游吟诗人莱昂纳德·科恩曾经说过,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进来的地方。如果说残疾人的残疾,贫困户的贫困就是那些裂痕,那么志愿者提供的服务、送来的温暖便是随之而来的光。灯亮了,光来了,心暖了。这是一个同步进行的过程,也是一个逐步递进的过程。 

  正是由于志愿者的无私付出,“千户万灯”项目进行到第三年,在人们的口口相传中,广为人知。2017年,2018年,“千户万灯”项目连续两年获得中央财政立项支持,钱海军本人更是获得了“中华慈善奖慈善楷模”等荣誉。如今,人们看到“千户万灯”就会想到电力公司,看到钱海军就会想到慈溪。这是一个行业的骄傲,更是一座城市的骄傲。而且他们的服务不止局限于慈溪,遥远的雪域高原亦有他们的身影。 

“千户万灯”西藏行

  很多年前,歌手黄安曾经唱过一首歌,歌词里有这么几句:“谁来燃起一盏灯,洗我前尘,快我平生,永不见黄昏。点起千灯万灯,点灯的人,要把灯火传给人。”点灯,对于身处黑暗中的人们来说,是最温暖的行为,而传灯,是燃灯之人心中的执念,更是他们无时或忘的使命。因为只有灯火传得愈远,光明才能照耀更多地方 

  对于钱海军和钱海军这样的点灯人来说,心中藏着同一个愿望:希望有生之年能够涌现更多的点灯人,点亮更多的地方,温暖更多的心房。为此,钱海军们努力地尝试着。 

  2017年4月,来自慈溪市钱海军志愿服务中心的志愿者严晓昇作为电力援藏干部前往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仁布县供电公司工作,他发现当地也有许多的贫困家庭,与慈溪的残疾人、贫困户一样急需帮扶,帮助改善用电等方面的状况。严晓昇在志愿者的微信群里说起这事,紧跟着,一场跨越4000公里的传灯行动紧锣密鼓地排上了行程。 

  “千户万灯”的火炬西传之前,先要进行实地走访和调研,以此确保项目的可行性,而这个任务自然落到了援藏人员严晓昇的头上。 

  刚刚接到任务时,严晓昇以为工作开展起来会很困难,毕竟,一个外乡人跑到当地问这问那,多半是会招人烦的。然而,事情的发展很是出乎他的意料,听说是来扶贫的,当地的民政干部十分热心,几个人跑过来招呼他一个,要数据给数据,想去现场就带他去现场。 

  西藏幅员辽阔,人烟稀少,每去一个地方,一来一回通常需要半天甚至一天的时间。一个多月过去之后,严晓昇对当地藏族农牧民的用电有了大致的了解。一场以爱之名进行的光明接力就此展开。 

  实践证明,地域从来就不是爱的阻碍。7月19日,钱海军等志愿者飞抵拉萨贡嘎国际机场,“千户万灯”项目如一抹星星之火,正式点亮在雪域高原。 

  出了机场,志愿者匆匆赶往拉萨物流中心,接应从慈溪运来的援助物资。由于当地的物流服务还不完善,志愿者从物流中心辗转到郊区的货运仓库,2500盏节能灯,50盏太阳能自发电灯,光是找这些东西,就让他们花费了许多时间。此前,志愿者通过电话连线的方式结对了20个藏族贫困儿童。考虑到少数民族孩子的特殊需求,他们赶到拉萨市区,采购了一些符合当地习俗的学习用品和衣物。 

  马不停蹄地忙碌了大半日,志愿者在拉萨没有多作停留,便坐车前往西藏南部平均海拔近4000米的仁布县。到仁布之后,严重的高原反应让志愿者吃尽了苦头。头痛、失眠、疲倦、呼吸困难,高反该有的症状他们都有了。其中,反应最厉害的是钱海军。初时尚自勉强支撑,到后来实在支撑不住了,直接进了医院。三瓶盐水下去,他又“满血复活”,手背上的棉球还未扔掉,他的声音已经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走,我们马上出发!” 

  仁布县拢共3万多人口,贫困人口占了三分之一。2008年当地实现了村村通电,但至今仍有很多藏族农牧民用不起电。即便那些用上电的家庭,也有许多存在着线路老化、乱接乱搭等安全隐患。如何让当地的老百姓过上更安全、更有品质的用电生活,来自慈溪和仁布两地的汉藏两族的同胞坐在一起进行了激烈而友好的讨论,最终众人决定要让钱海军志愿服务中心的志愿服务、扶贫帮困、结对助学等项目在这里落地生根,得到传承。

  钱海军志愿服务中心成立首个省外服务分队 

  在仁布县供电公司那个条件简陋的小院里,慈溪市钱海军志愿服务中心首个省外服务支队“西藏仁布县志愿服务队”成立了。当年轻的藏族员工洛桑多吉作为仁布县志愿服务队代表,从钱海军手中接过旗帜,如同接过了一份沉甸甸的承诺和责任。 

  翌日清晨,钱海军一行5人与仁布县志愿服务队的6名队员带着满满一车物资,从仁布县城赶赴海拔更高、气候更恶劣、条件更艰苦的普松乡。志愿者先是来到果措村村民多吉次仁和罗杰家中,耗时5个小时,为他们更换了有着严重安全隐患的室内导线,为他们装上了漏电保护器和空气开关。 

  看看天色还早,志愿者随后来到了普松乡海拔最高的夺索村,给当地游牧民分发太阳能移动电源和多功能自发电灯,并手把手教大家具体的使用方法。朴实的藏族同胞不太会表达,握着志愿者的手重复地说着同一句话:“扎西德勒!” 

  送太阳能移动电源和多功能自发电灯是钱海军和同事们得知当地牧民的实际情况后,经过深思熟虑才做出的决定。 

  当地有许多的村民以放牧为生,而放牧的地方离村庄常常有几十公里远,光路上的行程就要耗费好几天。3月份,天气转暖,牧民就要赶着牛羊去远处的牧场放牧了,到11月份天气冷了,再把牛羊赶回村子。至于放牧的形式,通常都是由村里的成年男子轮流驻扎在营地里,而且一住就是一个月。 

  游牧点没有电源接入,也没有夜间照明。夜幕降临之后,除了呆在石屋里或者草坡上听牛羊的叫声和呼啸的风声,牧民几乎没有更有意思一点的节目。虽然身上带着手机,但是不敢开,因为电对他们来说是如此地珍贵,用来报平安和应急尚且怕不足,如何敢轻易浪费?还有那些以“游牧”的方式维持生计的牧民就更是如此了,常常一去就是几个月,要辗转许多地方,无处充电,离了家基本形同于“失联”。 

  如今,有了太阳能移动电源和多功能自发电灯,一切就变得不一样了。西藏地区海拔高,光照充足,有了太阳能移动电源,就能给手机充电,想家的时候随时随地都可以打电话,无聊的时候还能打开收音机,听听广播,打发下闲暇时间。有了多功能自发电灯,夜里也不再是漆黑一片了。 

  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太阳能移动电源的光和多功能自发电灯的光,将与满天繁星一起,照亮万亩牧场,照亮高原的每一处山川与河流、峭壁与悬崖,自然也能照亮藏族同胞的心房。 

  离开普松乡前,钱海军一行还专程去了一趟普松乡中心小学,这是乡上唯一的一所小学。他们将衣物、鞋子和学习用品送给结对的20个贫困家庭的藏族孩子,并许下承诺,后期将扩大结对范围,帮助孩子们改善生活,完成学业。此次慈溪市钱海军志愿服务中心“千户万灯进西藏”活动总共为期8天,能做的事情十分有限,但钱海军说:“我们不会只来一趟,而是要常来、常关心,让‘千户万灯’公益行动在西藏落地生根。” 

重返故地,斯心不易 

  第二年的6月,钱海军又带着志愿者回到了这片土地。他们此来,将继续前一年所做的事情。为了能善用在西藏的每一分每一秒,早在出发前的两个月,他们就已经为重返雪域高原做起了准备。 

  如果说前一年去西藏是一次试验性的尝试,那么此番二度进藏他们想让“千户万灯”项目在当地全面铺开,此外,为仁布县的贫困孩子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也是他们心中所记挂的,用志愿者常说的话形容,那便是“有一份心就尽一份心,有一份力就使一份力”。 

  与第一次造访时的顺序不同,这次他们最先去的地方是学校——仁布县康雄乡中心小学。在学校里,他们主要做了两件事情: 

  第一,借学校的场地,为康雄乡12个村的乡村电工开设培训班,讲课解惑,授之以渔; 

  第二,利用从慈溪带去的四套电力教具,给学校里的孩子们上一堂生动活泼的电力知识科普课,助其启迪心智。 

  “乡村电工培训班” 

  在仁布县,乡村电工相当稀缺,加之缺少专业的培训,他们的操作并不十分规范。而电的安全性是不容轻忽的,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乡村电工培训班”也可视为志愿者送给藏族同胞的第一份礼物。在授课过程中,志愿者按照《中央财政支持千户万灯公益项目培训》的标准,反复强调施工工艺的规范性,并以文字、图片、视频、PPT相结合的方式,就实际操作中经常碰到的相关问题进行深入浅出的讲解。 

  对此,已过了天命之年的张文胜连连点头:“这里很多村庄里的人家庭都比较困难,不懂电,线路凌乱,存在着安全隐患,你们有针对性地给我们进行指导,我们心里很感激!”整个讲课过程,这位老师傅都听得非常认真,还认真地做了笔记。 

  电工培训班结束才5分钟,“星星点灯”大课堂又开始了。 

  “星星点灯”大课堂 

  上课铃响后,35名三至五年级的藏族孩子端端正正地坐在课桌前听讲台上的电力志愿者讲解电力安全知识。这是一堂有趣的课,随着讲课的不断深入,原本腼腆拘谨的孩子不时发出阵阵笑声,课堂气氛慢慢地活跃起来。 

  志愿者通过漫画、动画片等孩子喜闻乐见的形式,将电力知识融入“阿拉丁神灯”“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等故事,以每个学龄儿童都能听得懂的浅显语言把安全用电相关的知识灌输给孩子们,并邀请孩子们一起近距离体验手摇发电机、静电球等仪器,使他们对课堂上所学的知识能有一个更直观、更深刻的感受。 

  这些电力教具对孩子们来说仿佛有魔力一样,把他们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来。听完讲课,又亲自体验了一把实验教具,孩子们红扑扑的脸上挂满了笑容,不住地表示:“太神奇了!” 

  因是时间有限,志愿者只同孩子们分享了其中两件教具,随后,他们把事先准备好的衣物、鞋子、糖果等礼物分发给现场的孩子们。孩子们从志愿者手中接过礼物,也接过了《电力王国环游记》等学习手册,只是略略翻看几眼,他们就爱不释手了。今年才上三年级的拉增将册子上写到的用电安全注意事项牢牢地记在了心里,表示回去也要说给爸爸妈妈听。 

  “国旗国旗,红红的哩,五颗金星,黄黄的哩……”操场上,孩子们围坐在志愿者身边,唱起了《国旗红红的哩》。嘹亮歌声唱响校园,这一刻,志愿者和孩子的距离是那么地近,心也是那么地近。 

  当然,相比于“乡村电工培训班”和“星星点灯”大课堂,志愿者此行的重头戏还是“千户万灯”。今年,钱海军志愿服务中心将康雄乡则拉村、陈村及然巴乡德米村和日聂村的107户贫困家庭定为室内照明线路改造对象,仁布县志愿服务队从5月下旬就开始了走访和整改。钱海军们此来,主要是对已经整改的对象进行回访,并与仁布县供电公司的志愿者合兵一处,对未整改的对象集中进行作业。 

  每天早上天刚蒙蒙亮就出门,到夜幕降临时才回来,高强度的工作让志愿者疲惫不堪,得时不时去住所附近的卫生院里吸一会氧气,才有力气准备第二天用的材料,待忙完通常已是半夜,而第二天迎接他们的是新一轮的忙碌。毫不夸张地说,在西藏的那些天,躺在床上好好做一个美梦是许多志愿者心里最向往的奢侈。而他们咬着牙坚持了下来。 

  因为交通不便,当地好些房子里的电线用了四五十年都不曾换过。房子老,电线旧,很不安全,比如多吉赤列家就是如此。 

  运送电力物资的空中索道 

  多吉的家在山坳里,地处偏僻,方圆十数里总共只有两户人家。他们的房子建造时采用的是当地最常见的木石结构,牢固性很差,加之年代较久,存在供电线径小、搭接混乱、未安装漏电保护器等隐患。最近几年,随着电视机等家用电器的增多,经常出现低电压现象。 

  多吉家离盘山公路能到的地方垂直距离约200来米,中间隔着一个峡谷,汽车开不进去,必须沿着高高低低的山路走上约20分钟才能抵达。强烈的高反、难行的山路、猛烈的日头,考验着志愿者的意志和斗志。高原地区氧气稀薄,徒步穿越峡谷已可算得上是一种剧烈运动,更不消说带着物资负重前行了。幸运的是,盘山公路与峡谷对岸之间连着一条人工索道。钱海军留两人在索道的这端,其余人下到坡底,穿越峡谷去对岸接应。待两边人员就绪后,大件物资便顺着索道滑向峡谷的另一端。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努力,室内照明线路整改所需的材料被运输到多吉赤列家中。排管、布线、安装开关和电灯,整改紧锣密鼓地开展。经过足足4个小时的努力,原先七零八落、毫无秩序的电线都被整齐地放入了线管之中,志愿者还为多吉装上了漏电保护器,并手把手教会他正确的使用方法。 

  当房间里的灯亮起时,多吉一家人的心也跟着被点亮了。多吉赤列说:“我家这么偏僻,路又这么难走,我以为没有人会想到我们,没想到你们却来了。”生活并不富裕的多吉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心中的谢意,这时,母亲和妻子端来酥油茶与甜茶,并拿出一小箩自家产的鸡蛋,让志愿者一定尝尝。因为不会说汉语,她们将东西递到志愿者面前,志愿者不吃,她们便不放下。 

  放眼整个仁布县,发生在多吉赤列家的故事仍具有特殊意义,因为随着多吉家整改完毕,整个则拉村室内照明线路需要整改的25户人家算是全部竣工了。而这25户人家,几乎每一户都同多吉赤列一样,经历了从最初的难以置信到最后的深以为然这样一个过程。 

  从多吉家沿峡谷回到起点,已是下午2点,钱海军等人顾不得下山吃饭,将身子斜靠着车子,冷水就馒头,权当午餐。饭毕,志愿者们继续前行,不停地画图布局,破解难题。 

  离开前的最后一天,钱海军们去了然巴乡的普热村。每年七八月份是放牧的黄金季节,村里的成年男子会赶着牛羊去几千米甚至几万米远的草场放牧,那里没有人烟,更没有通电,而钱海军送来的便携式太阳能移动电源和太阳能充电装置,可以让这些远离村镇的游牧民时时与家人保持联系。对此,钱海军说:“服务没有海拔,爱心没有距离。作为一名电力战线的共产党员,应该毫无保留,力所能及地把电和光送到老百姓最需要的地方去。” 

  无私付出,不求回报,给需要帮助的人以帮助,给需要关怀的人以关怀。这就是像钱海军这样的志愿者了不起的地方,也是像钱海军志愿服务中心这样的公益组织了不起的地方。 

  也许多年以后,没有人再记得当初是谁消除了家中的用电隐患,但是那些亲历其事的人会记得这群身穿红马甲的人所带来的改变。 

  旺堆次仁会记得,因为村子离县城距离比较远,出门一趟不容易,常要一次性采购很多食物回来,没有改造前,最害怕冰箱突然没电,但改造之后,有了充足的电能供应,再也没有了这样的顾虑; 

  南珍也会记得,以前同时使用的电器一多家里经常跳闸,而那些“红马甲”来过之后再也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 

  旦真群边也会记得,早前出门放牧,最怕手机没电报不了平安,但是有了志愿者送来的太阳能移动电源和多功能自发电灯,从此告别了“失联”,还可以听收音机、聊微信,那个水草丰茂处临时搭建的帐篷,变成了“家”一样的温暖存在。 

圆梦大海:从雪域之巅到东海之滨

  从西藏回来之后,钱海军与西藏、与西藏孩子的缘分并没有结束,因为彼此间还有一个看海的承诺。在西藏的时候,钱海军答应孩子们,等暑假到来时,一定要让他们坐飞机、坐高铁,来浙江宁波看看大海。 

  回到慈溪,钱海军没有忘记与孩子们之间的约定,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连同当地的爱心企业和爱心人士一起发起了“藏娃寻海,浙里有家”活动。为了让藏族孩子不虚此行,志愿者在一个星期里开了四次会,商定了活动的大体模式和详细内容。 

  白天,由钱海军志愿服务中心组织志愿者家庭的孩子和藏族小朋友一同参加活动;晚上,则由相应的结对家庭把藏族孩子带回家中,通过一个星期的朝夕相处,让两地的孩子互通友情,收获一份特殊的“成长纪念”。 

  7月29日,旦增坚参、拉巴吉拉、次旺土旦、索朗曲珍、扎西旺杰、普珍、白珍七人在仁布县教育局的白玛德吉老师带领下,坐飞机抵达了萧山国际机场。志愿者将人载回慈溪,先送老师和孩子去酒店入住休息,舒缓一下旅途的疲劳和紧绷的神经。 

  第二天上午,志愿者、结对家庭的家长和孩子与西藏来的客人齐聚慈溪市供电公司的企业文化展厅,举行了简单而不简陋的欢迎仪式。吃过午饭,随着开往上林湖越窑青瓷博物馆的大巴车启动,属于藏娃们的观光圆梦之旅正式开始了。 

  对于孩子们来说,在这里的每一天都充满了精彩,在这里的每一天都有不一样的色彩。越窑青瓷博物馆、天一阁藏书楼里藏着文化梦,科技馆、方太、吉利等智能制造工厂里又藏着科技梦。海天一洲上的观景平台,方特神话里的烟花之夜,甚至打南塘老街走过时,古色古香的江南韵味都让孩子们惊叹连连。不过非要给所有景点排一个顺序的话,孩子们最喜欢、最憧憬、最留恋的应该是大海。 

  大海对于青藏高原上的孩子们来说,曾经是那么地遥不可及,但是因为有了钱海军,有了这许许多多像钱海军一样的热心志愿者的帮助,他们的梦想终于实现了。 

  在象山松兰山的沙滩边,孩子们和志愿者手牵着手,心连着心,带着未曾说出口的千言万语和美好梦想投入大海的怀抱。

孩子们蜂拥着冲向大海 

  孩子们唱啊,跳啊,跨海而歌,尽情嬉戏,开心得忘乎所以。时间一点点流逝,转眼已是黄昏,他们仍沉浸在与海相拥的欢愉里,甚至都不想上岸。高个子女孩拉巴吉拉说,“以前只知道家乡的天是最蓝的,看见了大海,才知道大海和家乡的天一样蓝,一样的无边无际。” 

  带队老师白玛德吉平生也是第一次看到真实的大海,她的激动不亚于在场的任何一个学生。德吉老师说,以前他们只在课本里看到过大海,听说过高铁,而这次东来,把这些想象中的事物都经历了一回,他们觉得特别好玩、特别满足。对于孩子们来说,这次旅行点亮了他们的心智,开阔了他们的眼界,让他们在成长的过程中捕捉到一抹不一样的色彩,势必也将收获一份美好的、特殊的回忆。毕竟,面朝大海,是很多西藏人真正的梦啊。 

  “这里看不到牛羊,但到处都是高楼大厦;这里没有奔驰的骏马,但到处都是来来往往的车辆;这里的大海和家乡的蓝天一个颜色,这里人对我们都很好……”看过大海,尝过美味,来自康雄乡中心小学的五年级学生普珍在手札本里这样写道。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这名13岁的藏族女孩忽然捂着嘴,腼腆地笑了起来,那笑容像清晨的阳光一样明媚。 

  如果说七天的旅程带给孩子们许多意料之外的惊喜,那么惊喜之外还有许多温情的故事发生。 

  西藏小朋友在慈溪的这几日,与结对家庭的孩子同吃同住,一起学习,一起成长,一起分享梦想,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小名“圈圈”的任芷初结对的是索朗曲珍。两个女孩身形一般大,不经意看时,真像亲姐妹一样。 

  圈圈有本很喜欢的书——《撒哈拉女孩穆娜》,受书中的故事影响,她特别盼望家里也能来一位和穆娜一样的远方小姐姐。所以当爸爸任雪辉得知有这样一个活动时,抢着报了名。圈圈和曲珍初次见面,她看看曲珍又看看自己,然后说:“我和曲珍姐姐就是一对双胞胎嘛!” 

  每个小女孩都有一个公主梦,圈圈的妈妈为曲珍买来一条漂亮的公主裙,当新衣服换上之后,圈圈比自己穿还开心,并将“公主皇冠”戴在曲珍头上。闲下来的时候,圈圈同曲珍分享《撒哈拉女孩穆娜》的故事,而曲珍则教圈圈用藏文写“任芷初”和爸爸妈妈的名字。 

  另一边,结对的消息确定后,志愿者胡群丰、李娅娜比那个初次上门的次旺土旦还紧张,绞尽脑汁,拟定了每一天的计划:“第一天,带次旺去图书馆;第二天,让林托教次旺识谱;第三天,交流两地的方言和习俗;第四天……” 

  次旺到胡群丰家的第一天,告诉胡群丰他有一个梦想,长大了想当一名军人。后来在另一次闲聊中,胡群丰更得知次旺没有过过生日,便决定在次旺回西藏前为他补过一个。 

  8月3日,受台风“云雀”影响,室外风雨大作,而在坎墩街道的一个农家乐的小包间里,却是一副其乐融融的景象。桌子上放着蛋糕,桌子旁,胡群丰、李娅娜、胡林托、次旺一起唱着《生日快乐》歌。除了蛋糕,胡群丰还给次旺准备了一把玩具枪和一个电子表。看见玩具枪,次旺眼里本已满盈的欢喜再也藏不住了。 

  李娅娜说她很感谢次旺,因为次旺的到来让自己的孩子得到了成长。虽然林托的年纪比次旺大,可是生活自理能力方面却远远不如。每天早上起床后被子从来不叠,但次旺总是叠得整整齐齐,还会替林托把被子也叠好,搞得林托怪不好意思的,也开始学着自己收拾房间。 

  其余的几户家庭也是如此。藏族小朋友的懂事、独立给“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同龄人上了宝贵的一课,就像其中一位家长冯炜炜所说,“我们没有单方面地谁帮助谁,我们是相互帮助,共同成长。” 

  钱海军的女儿钱佳源更是开玩笑说,自己沾了结对小朋友的光,如果不是他们的到来,爸爸是不可能陪着自己到处去玩的。松兰山、天一阁、方太集团……好些地方钱佳源此前都没有去过。当然,与藏族孩子同行,钱佳源也学到了书本以外的很多知识。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便到了分别的时候。钱海军、陈冬冬深怕给普珍的东西不够装,去超市里买了一个特大号的行李箱来,衣服、鞋子、毛绒玩具,塞得严严实实。 

  在离别的机场,次旺把自己的帽沿压得低低的,生怕帽沿抬得高了,别人会看见自己的眼泪。可是告别的那一刻,当他与林托拥抱的时候,眼泪还是决堤了似的横溢而出。现场也有些孩子没有哭,但他们眼里的不舍和留恋却是一样的。谁也不知道,他们这次回去之后,是否还有机会再次走出大山,看看大海,看看外面的世界。好在有回忆,足够温暖流年。 

  “希望你们有机会来仁布,我给你们当导游。” 

  “谢谢您对我那么好,我会好好学习,其实,我心里一直把您当作我的爸爸。” 

  “我知道您很忙,但是我想你们。” 

  孩子们离开了,但是他们沿途报平安的时候,把真心话留在了志愿者和结对家庭的大人、孩子心中。 

  看着孩子们的回信,活动的发起者钱海军很开心,7个结对家庭也很开心,为了这趟旅行,每天早上5点钟就起床出门接送带队老师的王军浩也很开心,因为他们亲眼见证了这些孩子从不熟悉到熟悉整个过程的变化,让孩子们对未来充满向往,对生活充满感恩,岂非正是所有志愿者所追求的?有人问钱海军来年是否还会组织类似的活动,钱海军没有回答,但所有人都知道,只要心还在跳动,钱海军们从事志愿的念头就不会熄灭。 

  位于拉萨市中心的八廓街上,时常可以看到前往大昭寺朝圣的信徒,一步一拜,十分虔诚,周围人的目光是否异样于他们没有丝毫影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钱海军不也是那个朝圣的人吗?这一路行来,有支持,也有质疑。可是无论别人如何谤他笑他,他都默默地坚定地走自己的路。到最后,大家都开始理解他,并纷纷加入了他的队伍。或许,这就是信仰的力量吧!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