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村,三座桥,三枕梦

发布日期: 2018-12-14 信息来源: 媒体业务部

——浙江下姜村从“穷脏差”到“绿富美”的变迁记 

  看着大巴车在村口“梦开始的地方”几个大字前缓缓停下,老村书记姜银祥和往常一样,将便携式扩音器往腰上一系,迎了上去。 

  “下姜村是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担任省委书记时的基层联系点。2003年至2007年,他四次来到下姜村调研,担当了下姜村脱贫致富的引路人。”义务导游讲解员,是这个66岁的老人现在的工作。7年前,当了28年村支书的姜银祥退休了,他主动跟村委会请缨,向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讲述下姜村的“逐梦故事”。 

  顺着姜银祥讲解的指示方向看去,群山萦绕间,凤林港蜿蜒穿村而过,将下姜一分为二。过桥,既是村民的生活,也是村庄的希望。 

  行遍下姜村,要走三座桥:凤栖桥、连心桥、富民桥;三座桥的对岸,可以到达三个地方:毛竹林、民宿群、产业园。在下姜村民看来,三座桥架起的是村庄的三个彼岸:“木炭土窑” 到“绿色沼气”的温饱梦、从“用上电”到“用好电”的小康梦、从“电气化”到“再电气化”的振兴梦。 

  三座桥,三枕梦,这是一个村庄命运的痕迹,脱贫致富时代由此开启。 

温饱梦 从“木炭土窑” 到“绿色沼气” 

  姜银祥满怀感慨讲述的“下姜故事”,就从“梦开始的地方”说起。 

  这座位于浙江省淳安县枫树岭镇的小山村,一直很有名。过去出名,是因为“穷”--有这样一句民谣:“土墙房、半年粮,有女不嫁下姜郎。” 

  “脱贫,是下姜村民生生世世的想、年年岁岁的盼、日日夜夜的求。” 

  急于摆脱贫困的下姜人不惜一切代价,甚至把山砍秃。“最多时40多座木炭土窑同时开烧,大量树木被砍倒用于烧窑。短短几年间,6000多亩林子不见了,群山成了瘌痢头。”随姜银祥漫步街巷,他口中的下姜村,昔日是另一番模样:“空中缭绕着呛人的烟雾,地上是被雨水一冲便肆意流淌的猪粪猪尿,苍蝇满天飞,村里肠道传染病不断……” 

  “说起来可不好意思哦!我们当时就在这种环境下迎来了习书记。”聊起往事,姜银祥有一肚子的话。“习书记第一次来我们村那回,就一下子就揪住了‘牛鼻子’。” 

  2003年4月24日上午 

  习近平同志辗转来到下姜村——从淳安县城颠簸了60多公里的“搓板路”,又坐了半小时轮渡,再绕100多个盘山弯道才到了村里。当时,他看着被砍秃的山,说:“要给青山留个帽”;看着脏乱差的村容村貌,建议修建沼气池,并叮嘱随行的同志:“资金由省财政解决。” 

  从下姜回去不久,当年6月,在习近平同志的部署下,“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在浙江全省拉开序幕:花5年时间整治和改造1万个村庄、培育1000个示范村,自此浙江开启人居环境蝶变之路。 

  姜祖海是全村第一个用上沼气的村民。这位和共和国同龄的老人,马上就要70岁了。 

  沼气建成后,习近平同志再一次来到下姜村。姜祖海至今清晰地记得,那是个春雨天,远山雾气如岚。习近平同志穿着雨鞋,兴致勃勃地听姜祖海谈沼气使用情况。他说:“20多年前我在陕北农村当支部书记时,建起了陕西第一个沼气村。”他幽默地补充:“要论建沼气,我也算得上是半个专家。沼气建好了,还要维护好、使用好。”他又布置了农户厨房改造、太阳能利用等配套工作。 

  十多年后的今年,记者走进姜祖海家,见到了当年那个沼气池。猪圈与沼气池相连,厨房和卫生间配套改造,既解决了脏水的去处,又提供了照明、做饭的能源。 

  “真是一举多得。没多久,全村就有65户人家用上了沼气。”姜祖海还为记者算了笔账,“一个沼气池每年省500多千瓦时电,相当于一年少砍林地3.5亩、少排污水140吨。” 

小康梦 从“用上电”到“用好电” 

  在沼气池边没说几句话,姜祖海急匆匆就往屋里走。 

  让老人惦记的原来是电烤箱里正在烘烤的番薯干,热乎乎的焦香弥漫在整个厅堂。十几年前带头建沼气,七年前这位老党员又带头创办下姜村第一家民宿——“望溪农家乐”。 

  “以前和老伴养蚕,辛苦一年赚一万不到。现在开了民宿,有四间房间。自家烤的地瓜干20元一包,销量好着呢。现在的收入啊养老足够了。”记者被姜祖海家的民宿所吸引:实木装饰的清雅厅堂里,微波炉、电磁炉安放有序。整洁的客房内,空调、电视机、吹风机、热水器一应俱全。 

  姜祖海站在自家阳台上,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供电所服务好啊,用电方便一切都不用费心。眼瞅着沼气池要退休咯!”秋蝉声拖着长长的尾音,微风吹动着老人沾满泥渍的裤脚,吹向前方枫林港溪水掀起鳞波绿浪,恰似一幅天然绘就的水墨山居图。 

  从“用上电”到“用好电”,一个乡村振兴的演进,既需大智大勇,又需至纤至悉。 

  作为基础性、前置性环节,农网升级改造伴随着“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经历了一段久久为功、持续升级的建设历程。如今行走在下姜村,空中不见电线杆,不见高低压架空线,连电缆分支箱、大型配电房、变压器都住进新“洋房”。 

  穿过一条清幽弄堂,记者跟随国网浙江淳安大市供电所所长纪前走进了一间院落。三层的朝南楼房,粉墙黛瓦,素然而立。青苔萦绕着砖墙,红花散落于青瓦,大门匾额上手写的“玖玖·廊桥溪语”民宿格外醒目。 

  “我这民宿越做越红火,电力可是帮了大忙,所有电器一起开都不会跳闸。6个套间,高峰时每月电费就要五千块。”说起用电感受,老板邵君忍不住夸上两句。近年来,下姜村旅游产业发展迅速,民宿已达30余家,全村旅游收入两千多万元。在外漂泊了20多年的邵君决定回乡创业开起了民宿。 

  在下姜,走一步似乎就能听到一个故事。今年旅游季之前,果蔬采摘园负责人冯波急需业扩报装。“经验”告诉他,变压器要扩容升级,手续可不简单,少不得跑一趟市区的电力营业厅。 

  没想到,传说中的“一次都不跑”改革,冯波很快就享受到了。“手机上下载掌上电力App,提交办电申请,坐等工作人员主动预约上门服务。不到半个月,新的设备就接上了电。”让企业和群众“少跑腿、多办事”,是起于微末的点滴变化,却是国网浙江省电力公司为乡村振兴作出的用心实践。 

振兴梦 从“电气化”到“再电气化” 

  随着姜银祥沿环村绿道缓缓而行,下姜的全景展现于眼前。“瞧,东侧,带塑料棚的是220亩葡萄园和60亩草莓园;向西,是占地150亩的‘世外桃源’基地,里面种着桃树;不远处,黄栀子灌木遍布山坳,那片是500亩中药材黄栀花……”姜银祥如数家珍。 

  2005年3月22日 

  习近平又一次来到下姜村。他看完黄栀子基地后,对随行的同志说:“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要不断完善特派员、指导员制度,真正做到重心下移。今后,驻村指导员,全省要做到每个村一个。” 

  不久,驻村指导员走进了浙江的3万多个村庄。 

  在驻村指导员帮助下,下姜村将乡村振兴这台大戏唱得风风火火——这片土地上,下姜人种出了一年四季的果蔬,种出了一茬接一茬的收成。农村农业现代化对生态环境和供电质量的更高需求,推动新一轮电气化进程开启。 

  走进村北头的百亩葡萄园,门口4米多高的巨型木牌上,醒目地写着“浙江省农业科学院葡萄示范基地”“技术依托葡萄首席专家:吴江研究员”。 

  记者循声走进其中一个棚内,湿润温暖的空气中,自动喷洒装置如水雾绢带般飘向绿毯似的果苗,温度和湿度控制装置在智能运转着。 

  48岁的余绍红种了半辈子地,近几年越来越体会到优质电力为农业生产带来的“美”丽和“魅”力。 

  余绍红掏出手机点开APP,熟练地设置大棚的湿度、温度、光照等。受益于充足电力的保障,大棚内的卷帘、排风、采暖、浇灌等都是电气自动化设备,实现了网络实时控制。“以前大棚里的用电都是我们自己扯的线,生活用电和大棚用电混着,不规范更不安全。现在供电公司帮忙更换了线路,非常安全,夜里人走了都可以放心用电。”余绍红一脸满足。 

  原村党总支书记杨红马告诉记者:“2003年习书记第一次来下姜的时候,村里人均收入只有2600多元。2017年,村集体收入117万元,人均收入有27045元,整整翻了十倍。”15年来,下姜人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道路,一步一脚印,实现了从“穷脏差”到“绿富美”的逆袭。 

  采访结束离开下姜村时,太阳慢慢西斜,楼房投射的影子越拉越长。村民们忙活一天后坐在树荫下聊天,忆起往事,盼着未来的日子。廊桥边的“思源亭”里,姜银祥正在接待当天第三批游客:“习书记虽然离开了浙江,但一直惦记、关心着下姜村。石碑上刻的就是习近平同志给下姜村寄来的回信……” 

  远处,大片红火的云霞洒满了整个山头,正如下姜村百姓越来越红火的日子。

相关链接